您现在的位置是温州医科大学新闻中心 >> 媒体温医 >> 国家级
媒体温医
  • 健康报:看近视防控制剂如何走向院外
  • 作者:谢文博    通讯员单位:眼视光学院(生物医学工程学院)、附属眼视光医院   编辑:高拓   字数:2459   浏览:790
  • “能逆转近视吗?”“可以长期使用吗?”“儿童使用的副作用有多大?”日前,随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一款0.01%硫酸阿托品滴眼液用于延缓儿童近视的进展,这款在社交平台上热度持续走高的近视防控制剂再次成为家长圈热议的话题。

    事实上,阿托品滴眼液并非新药,而是常用于眼科麻痹睫状肌扩瞳验光。近些年低浓度阿托品滴眼液也在一些国家和地区用于近视防控。在国内,也有少数医疗机构经省级药监部门批准,将其作为院内制剂在医疗机构内部使用。院内制剂究竟何以走向院外?

    老药新用

    世界卫生组织研究报告显示,我国近视患者人数多达6亿,儿童青少年近视率位居世界第一。长时间近距离看书、写字本就易造成学生用眼过度,加之近年来电子屏设备在生活场景中的广泛应用,无疑让儿童青少年近视发病率更趋严重。

    2018年,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等8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提出到2023年,力争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近视高发省份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此外,《实施方案》还要求家庭、学校、医疗卫生机构、学生及有关部门五方协同,关心、支持、参与儿童青少年视力保护。

    “近几年,我们能明显感受到全社会对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越来越重视。”此次获批上市的0.01%硫酸阿托品滴眼液的临床研究负责人、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医院集团总院长、眼视光学和视觉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国家眼视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瞿佳认为,在重视之余,也要认识到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原因是复杂多样的,通常会受到遗传、环境、生活习惯等多方因素影响。

    每天1至2小时的日间户外运动、角膜塑形镜(OK镜)、低浓度阿托品滴眼液、多焦软镜、特殊设计框架眼镜,被称为近视防控的有效抓手。“0.01%硫酸阿托品滴眼液在获批前经过了严格的Ⅲ期随机双盲对照临床试验。”瞿佳介绍,严格的临床研究结果显示,0.01%硫酸阿托品滴眼液的安全性已经得到认可,可以有效延缓近视进展。

    但是,即便低浓度阿托品是安全、有效的,瞿佳依然提醒广大家长,目前任何一种近视控制手段都仅能延缓近视进展,尚不能逆转、治愈近视,且要在专业医生的监测下规范合理使用,同时加强户外运动,养成良好的学习、生活习惯,综合防控近视进展。

    安全是底线

    阿托品滴眼液并非新药,而是属于一种睫状肌麻痹剂,在眼科主要应用于散瞳验光,至今已有近200年的应用历史。阿托品滴眼液通过麻痹睫状肌使其放松,解除因睫状肌痉挛引起的假性近视,使得验光后所得近视度数为真性近视度数。在长时间大量的散瞳验光临床工作中,阿托品滴眼液逐渐被发现具有一定的阻滞近视发展的功效。

    “散瞳验光所用阿托品滴眼液的浓度通常为1%,会带来如畏光、面色潮红、发热、恶心等副反应。”瞿佳介绍,此前有多项研究显示,阿托品的近视控制效果具有浓度依赖性,浓度越高效果越强,但也会带来明显副作用。“综合目前情况来看,将1%的阿托品滴眼液稀释100倍,或许无法达到对阻滞近视发展的最佳效果,但确实将副作用降到了最低,最大限度保证了安全性。”

    为解决临床近视防控的燃眉之急,2020年6月,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向浙江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出申报申请,2021年8月,0.01%硫酸阿托品滴眼液院内制剂成功获批,整个过程经历了一年多的时间。瞿佳回忆,整个流程是有序的、科学的、严格的,历经层层递交申请、严格的资质审查和检查检验,“光是专家咨询评审会就开了好多次”。

    0.01%硫酸阿托品滴眼液正式成为各项资质齐全的院内制剂,并很快供不应求。为服务更多儿童青少年,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探索如何让该院内制剂走向院外。

    此次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的0.01%硫酸阿托品滴眼液于2020年启动临床试验。试验期间,让瞿佳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随机双盲对照试验。由于受试者均为儿童青少年,而药物对试验组的受试者起作用的直观表现为轻度的瞳孔散大,容易引发家长的担忧。此外,多数安慰剂对照组的受试者由于感受到“明显无效”,也会引发受试者及家长焦虑,导致受试者脱落。“药物临床试验的确有一定难度,因为临床试验持续时间较长,一旦没达到家长的预期,临床试验患者的脱落率就会较高。”瞿佳说。

    药品获批需要经过较为漫长的流程,可喜的是,此次获批上市的0.01%硫酸阿托品滴眼液标志着该药品正式进入了近视防控“正规军”行列。

    瞿佳认为,如果未来0.01%浓度阿托品滴眼液的使用效果欠理想,未来0.02%甚至0.05%浓度也有很大可能性获批,研究团队也会在后续的临床研究中持续探索。

    提振了研究团队的信心

    除在近视防控方向上的研究,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还致力于研发治疗儿童青少年频繁眨眼的院内制剂,以及对功能性眼病比如青光眼、角膜病、老花眼、眼底病等的临床研究。“有了这一次的成功经验,无论未来是否会有下一款药物成功转型,都已经大大提振了研究团队开发院内制剂的积极性和信心。”瞿佳说。

    在瞿佳看来,院内制剂走向院外,离不开医院的鼎力支持。据了解,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在国家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中已连续3年排名眼科医院首位,在中国医院科技量值排行榜中连续5年斩获眼科医院榜首。医院给予药物临床试验中心(GCP中心)足够的重视,下大力气鼓励专业技术能力强的医生参与药物临床研究。

    所有临床试验项目通过GCP中心进行严格监督管理,除临床试验研究人员等既定群体外,还存在一个重要机构:伦理委员会。瞿佳介绍,伦理委员会由多学科背景的人员组成,包括从事医药相关专业人员、非医药专业人员、法律专家,以及独立于研究/试验单位之外的人员。伦理委员会通过对GCP中心进行严格监督管理,保障受试者权益免受伤害,院内制剂的研发需要临床医生与药师的通力合作。

    “要看到,并不是所有的院内制剂都能、都应该走向院外,都适宜获批成为处方药。”在采访中瞿佳反复强调这一点,对于需求量特别巨大、效果特别好、安全性特别高的药物可以视情况申请上市;对于一些适用范围小或是比较特殊的药物,并不是十分有必要进行大规模的生产、上市。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找到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温州医科大学党委宣传部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技术支持:麦拓科技